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亚福网易博客

人口与生育

 
 
 

日志

 
 
关于我

独立人口学者

何亚福,男,汉族,1967年出生于越南,1968年随父母回中国定居。独立人口学者,自主生育倡导者,禅修者。写过大量有关人口问题的文章,其中有一些文章发表在《东方早报》、《第一财经日报》、《南方都市报》、《中国青年报》、《新快报》、《信息时报》、《新京报》、《中国科学报》、《财经》、《领导者》、《人力资源》、《人口与社会》、《南风窗》等报刊上。2013年5月出版《人口危局:反思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一书。2013年6月至今任《人口与未来》网站主编。 微信公众号:renkouweiju (人口危局)

网易考拉推荐

计生政策中有关独生子女条例应尽快停止执行  

2008-06-18 21:20:24|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叶廷芳


70年代以来,我国实行计划生育的方针,使人口过快增长的势头得到有效的抑制,减轻了人口对环境、资源和经济建设的压力,有利于今后长远的可持续发展。
但这个方针的核心内容后来(80年代初)修改为“独生子女”政策,它在占我国人口绝大多数的汉族地区普遍实行(近年来作了调整,有所松动,也不再笼统这么提法。但它的实质性内容依然存在)。经过多年实践,其负面效应日益凸现出来。
一、从生命科学的层面上说,生物的繁殖规律总是从少到多的,现在你以人为的办法强行使它从多到少,这就是反自然。反自然的行为必定要受到自然的报复。这一点人类在对待大自然方面已经有了太多的教训,现在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又强迫我们来接受“唯意志论”的教训了!

二、从伦理学的层面上说,首先从孩子的成长看,兄弟姐妹一起玩乐,欢天喜地,这是自然。独生子女就失去了这个福分,只能成天围着父母转,其自然成长的天性受到压抑,不利于他(她)的身心健康。

其次从人的情感层次讲,至少可分为亲情、友情和爱情。而单从亲情方面讲,又有父母之情,儿女之情,夫妻之情,叔叔婶婶、舅舅舅母、姨父姨母以及堂兄妹、表兄妹、姨兄妹等的区别,层次是很丰富的。现在堂、表、姨这些层次都没有了!这是人伦的缺陷。这种缺陷必然导致人性的变异,进而导致国民精神生态的失衡和破坏。

三、从教育学的层面上说,容易产生家长溺爱,造成孩子唯我独尊,所谓“小皇帝”已成为民间普遍认同的比喻。大、中学教师对现在的学生的普遍看法是自私脆弱,有钱的孩子很奢侈。母亲不惜辞职为子女陪读,甚至到了国外,已不是个别现象。

四、从社会学的层面上说,至少产生四个问题:一是“四、二、一”的家庭结构不是合理的家庭模式。其中的“一”(孩子)已如上述。“二”(青壮年夫妇)是家庭的主要劳动力。他们除了每天紧张的工作之外,还要负担5个人的生活,在生活节奏日益加快的当代社会,特别是面对“上学难、看病难……”的当前国情,这一对家庭主体显然负荷过重

第二个问题与上述有关,这样的家庭结构,决定了社会人口结构的失衡。作为这个结构中的主干――中青年的比例日见减少。根据专家计算,2012-2022年这10年间,18-50岁的青壮年人口将减少1亿。这意味着社会活力和经济强势乃至国防后备军也将相应减弱。

第三个问题是“老龄化社会”的过早出现并且数量庞大。有专家指出,发达国家经过了100年才形成的“老龄化社会”,我们只用了20年!现60岁以上的老龄人口达1.44亿,占总人口的11%,超过了国际公认的标准。预计到本世纪中叶,这个年龄段的老人将达4亿,比现在的欧洲总人口还多。由于我国目前社会保障制度尚不完备,经济困难老人、孤寡老人、“空巢老人”晚景尤其惨淡。

第四个问题是性别比例严重失调。根据我国第五次人口普查资料,20004岁以下儿童男女比例高于120:1002004年抽样调查是121:100,均远远超出正常范围(103-107:100)。显然在制订人口政策时,没有考虑到我国“重男轻女”的习惯势力。现20岁以下的青年中男比女多出2600万。这么多人婚配发生问题,必将对社会造成一些麻烦。

五、从经济学的层面上说,人口多不一定对经济建设构成消极因素,至少到现在还没有。人口首先是生产力,是经济建设的积极力量。我国为什么能一下跃上世界GDP的第三、第四位?主要还不是由于我们有一支世界上最庞大的劳动大军?从二战后的国际经济发展形势看,一些人口密度大的国家和地区,就以亚洲为例,日本、印度,泰国,特别是“四小龙”,虽然本国、本地区资源并不算丰富,有的甚至甚缺,但发展都很迅速。再看我国大陆,浙江的人口密度最大,但现在浙江的经济形势在全国首屈一指。归纳起来看,这些国家和省份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善于到国外、省外去挣饭吃。现在的问题是,根据专家估计,实行计生国策以来,我们固然做到了控制人口发展的过快增长,但我们将有可能无法控制现在已经出现的人口增长的下滑趋势。人口是重要的经济资源,这个问题不可小视。

六、从国际经验看,人口增长的速度与经济发展特别是文化教育水平的提高普遍是成反比的。这里面还派生出一个现象:不婚男女、“丁克家庭”日益增多。国内也已出现这样的趋势。这值得进行科学预测。

综上所述,我们现行的计生政策,开始呈现逆向变化的趋势,必须全面地、科学地加以重新审视和总结,首先尽快停止独生子女条例的执行,恢复原先的“一个不少(但必须自愿),两个正好”的方针。做任何事情都必须计算“成本”或代价;我们不能只顾追求低生的硬目标,而不惜高昂的软代价。如果说我们当时实行过于强制性政策是出于“迫不得已”,那麽现在停止这一政策也是出于迫不得已。否则,必将导致中华民族精神生态和社会生态难以挽回的破坏。在这问题上应充分体现“以人为本”的精神,不让国际上某些人利用这个问题来做“人权”的文章。

本文为叶廷芳委员在全国政协十届五次会议上的书面发言,内容与叶廷芳等29位全国政协委员20073月在全国政协十届五次会议上的联名提案相同)

2007225


叶廷芳致国家计生委的信

尊敬的于学军司长
各位有关负责同志:

承蒙计生委领导及你们对我们29位委员提案的重视,使我们双方本月15日在贵司进行的对话和沟通一直在坦诚和求真的气氛中进行,让我了解更多的实情和信息,并感到我们个人间的观点其实是很接近的,这增添了我为这一问题继续努力的信心。
那天回来后看了贵司草拟的答复稿,使我对计生政策的多样性有了更具体的认识。同时也感到有的地方不太满足,有不少说法难以苟同。
首先,我国的计生政策是由中央最高决策层决定的,政策的任何修改亦须经最高决策层批准。因此计生委在办理这个提案的过程中,首先应将这个提案的内容,尤其是以前讨论中未涉及的内容,比如独生子女政策正在导致国民精神生态的破坏,经由主管计生委的国务委员反映给中央常务委员会,并让我们听到中常委的反馈意见。
其次,草稿中反复强调计生政策是中央决定的,因此是不可动摇和更改的。不错,中国共g产党中央的决策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正确的,不然我们国家就不可能取得这麽巨大的成就和发展。但历史也证明,经过中央决定的某些重大问题,或某些问题中的局部环节也可能是错误的,这才有至少两次《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问世。事实上几乎每次全国党代会都要根据形势的发展,重新评估或纠正以前通过的某些政策和法规。小平同志“摸着石头过河”的名言已经道尽了这一现象的必然性。就以最近的事例来说,上届政府大力推行“教育产业化”的方针,而本届政府则强调“教育不能产业化!”正是因为有了过去某些草率的、非科学的决策,才有本届政府对“科学决策”的强调。这可以说是积几十年成败得失的经验教训。因此我们应该既高度重视并服从中央决定的每一项政策和方针,同时在实践中又“不唯上”(陈云语),本着对国家利益和民族前途负责的精神,及时对既定的政策方针重新进行审视和修正。我们认为,中央对我国人口过快增长的势头及时作出控制的方针,其大的方向是正确的。直到今天,我们对计生政策的“低育”总方针也是支持的(请注意我们的口号是“一个不少,两个正好”)。我们只是对计生政策中在大部分人口中仍坚持“独生子女”这一过于严厉、明显反科学的这一“元”政策提出异议,认为它正在导致国民精神生态的破坏,从而将造成中华民族精神人格的扭曲或变态,那样的后果将是及其严重的,难以挽回的。
第三,答复稿的思维方式是“定向思维”,也可叫做“硬性思维”,即千方百计维持住13左右的超低总和生育率的那个“硬”指标,却不顾“软”代价的付出。我们这个提案,就是试图跟你们乃至中央决策层沟通:跟人口打交道,其实也是跟“自然”(人类生态的自然)打交道。我们“迫不得已”却一相情愿地跨越自然的红线,强行推行独生子女政策,正在受到“软性自然”的报复。提案中提及的多种表现中,有的一时看不见,摸不着,如独生子女造成“人伦的缺失”,从而引起“人性的变异”,使人的情感失去多层次的丰富性,这需要凭思考和经验去感悟,暂且不提。但是目前这一代在独生环境下长大的青年,其精神素质普遍下降,这是不争的事实。这从自己的子孙、周围的孩子和教师们的反映中都是无可讳言的。最近我还从媒体那里获悉,国内已出现好几起用人单位在招聘员工时公然拒绝接受独生子女青年!这种态度当然是十分无理的。但这也反映了独生子女已引起社会歧视,这不可小视。答复稿中反复强调“人口政策不能走错一步,稍有闪失,就会犯下不可挽回的错误”。但如果你们把视野扩大一些,再把视线转一个角度,你们就会发现,你们在竭力避免那个“硬”的“闪失”的时候,正在犯一个“软”的闪失,而且更加难以挽回。我不大理解,答复稿中也使用了诸如“用人的全面发展统筹解决人口问题”的语句。但把人的精神层面排除在外,还谈什麽“人的全面发展”呢?
所谓“软代价”还包括执政党威信的受损。不能把人们被迫的服从当作政策的成功。须知成功的后面党的威信正在被消耗。答复稿中用了相当多的篇幅提到“反弹”问题。但似乎起草者对“反弹”的原因思考和分析得不太够。物理学上的这一条规律是众所周知的,即“作用和反作用”的问题。你的“作用”过大,“反作用”也会相应的大。你的“作用”超过了被作用一方的承受程度,对方也会作出让你不好承受的反应。为什麽现在反而反弹增大?据我的观察和很不充分的调查,深觉经过近30年的改革开放,世界上各种价值取向在图像信息、电讯信息的传递如此快捷的情况下,国民的自我意识包括人权观念明显觉醒了。在我先后问及的几个超生者的回答中,几乎都是这麽一句:“生育权是人的基本权利!”而且语气中都带着不容反驳的味道,似乎也做好了接受惩罚的准备。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他(她)不生三胎以上,你实行惩罚也难有收效:名人、富人不怕惩罚(须知在我们这个时代,“名”和“钱”都意味着“权力”,在这里是影响力;你惩罚的是少数人,得罪的却是一批人)。至于一般老百姓,你惩罚轻了,不起作用;惩罚重了,则得不到多数人的同情(何以见得?――本提案经媒体披露后,有的网站作了统计,支持者占697%,反对者27%点几)。因此最理智的办法是:重新调整我们的计生政策,首先是其中的独生子女政策,让它变少数人的拥护为多数人的拥护。我们讲了那麽多的“与时俱进”、“和谐社会”、“以人为本”,总不能让它们仅仅停留在空洞的宣传口号上,而不见诸政策与实践吧?
第四,答复稿中反复强调我们在人口问题上面临的“风险”,稍有“闪失”就会如何如何。奇怪,我的智力不是太好,但也不是太差,我却始终理解不了,何以会有那么大的风险!?难道我们的控制力度还不够大吗?还得再加砝码吗?君不见,勤劳、智慧的人类和生动、丰富的现实已经打破了多少人的“风险”论,首先是马尔萨斯的“经典”人口论:粮食按数学级数增长,而人口则按几何级数增长,如果现实按照他这个理论发展,世界人民早就饿死一大半了!现实也打破了我国领导人“人多地少”的朴素忧虑。我国人口从50年代到现在增加了一倍半,而粮食却增加了四倍!袁隆平最近还强调:我们依靠自己完全能够解决全国人民的吃饭问题!何况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粮食作为商品,是全球流通的。再看看国情与我国近似的邻国印度,它没有实行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人口增长速度比我们快,并没有听说那里发生什麽风险。相反,据说印度人生活得比以前好得多。
与答复稿的思路完全不同,正在进行人口研究的我国著名农业专家、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俞敬忠则认为,现在如不及时修改现行计生政策中的独生子女政策,适当调高一点生育率,我国人口将面临无法遏止的下滑风险。俞先生素以战略性、前瞻性的眼光著称,他在其他方面的意见多次被高层决策者采纳,他的人口见解值得重视。我本人实际上也在谈风险,但我谈的是“软”风险,它正经历着进行时,其现实的危害性和后果的严重性比上述两种取向不同的“风险”严重得多。如果一时难以判断,就让时间去验证吧。
第五,答复稿对我们提案中的一些观点在没有认真思考或交付学术讨论的情况下就进行批驳,是不是过于匆忙了些?而这些批驳又那样缺乏说服力。如说到生物的繁殖规律,你们却拿个别物种的毁灭加以否定,这怎麽能成立呢?就以人口论,世界人口不是一直在增长吗?至于人类总和生育率下降,如果中国不实行独生子女政策,会发生吗?即使发生,只要不是人为干预的结果,那也归因于自然。这条意见我们总的精神是:要尊重自然。
人类理性地控制自身的增长速度这是可以的。问题是要真的在“理性”的范畴内。我国计生政策中的其他“元”说是理性的,那是说得过去的。但强行推行独生子女政策就很难说是理性的了。世界上存在人口问题的国家不少,试问:有哪个国家象我们实行这样极端的政策的吗?
我们提到人口数量与GDP的关系,答复稿却马上用GDP的人均值来反驳。请问,我国GDP的人均值在世界的排名不也是迅速往前提吗?
答复稿中对我国人口问题的“前瞻性”也是值得怀疑的,如说:“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十一五’、‘十二五’乃至‘十三五’期间,劳动力始终是供大于求的”。但据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于511日在《京华时报》披露的报告说:两年以后,即2009年我国就将呈现劳动力短缺的现象。如果后者的预测是对的,那就说明计生委或者说答复稿起草者对现实情况的研究还有待深入。
我们如果真要尊重人类文明建设过程中的智慧成果,就不应该不参考世界上其他国家对待人口问题的态度和经验。就我本人目前的知识所及,还没有发现世界上有哪个国家把自己国家的人口当作如此巨大的包袱来对待!我们拥有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和13亿人口,这首先是我们的自豪!她是国家威严的象征,是综合国力的体现,是国防强大的根基,是人才济济的源泉,而且从长远看,还是世界和平的保证!我国同胞在人口日益增长的情况下,生活水平依然快速提高,这充分说明了,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弄得那麽精神被动,成天在“风险”的梦魇下如履薄冰,穷于对付。换一条思路吧,变被动为主动,痛痛快快松动一下,恢复70年代的“一个不少,两个正好”的方针(据说印度也学我国70年代这个口号。当年的马寅初也是这个观点),让更多的老百姓欢欢喜喜,从而减少官民间某些隔阂和磨擦。我和个别人口专家讨论过,即使这样,也未必会超过现在的红线18的总和生育率。因为据有的专家计算,现在的实际总和生育率还不到世界平均数(26)的一半。因此,即使我们的指数达到2,也还是低育水平。可是我们在政治上将赢得许多。这是良策啊,何乐而不为!
我们绝不是希望我国人口越多越好。我们只是认为,我们在实行计生工作中不要只顾一头而忽视另一头;一味追求“硬”目标而不惜“软”代价。这软代价我们正在偿付,却尚未引起各方足够注意。如果计生委认同我们这个观点,我们愿意与计生委密切配合,积极当好中央的助手与参谋,以求我们的计生政策调适得更加合理和科学,更加人性化,从而促进社会和谐并有利于炎黄子孙世代精神健全与健康。
以上拙见,仅供参考。如有谬误,请直率指出。


祝法规司全体同志
暑天健康,工作顺利!并请转达对计生委领导层的问候。

叶廷芳

2007525
  评论这张
 
阅读(68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