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亚福网易博客

人口与生育

 
 
 

日志

 
 
关于我

独立人口学者

何亚福,男,汉族,1967年出生于越南,1968年随父母回中国定居。独立人口学者,自主生育倡导者,禅修者。写过大量有关人口问题的文章,其中有一些文章发表在《东方早报》、《第一财经日报》、《南方都市报》、《中国青年报》、《新快报》、《信息时报》、《新京报》、《中国科学报》、《财经》、《领导者》、《人力资源》、《人口与社会》、《南风窗》等报刊上。2013年5月出版《人口危局:反思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一书。2013年6月至今任《人口与未来》网站主编。 微信公众号:renkouweiju (人口危局)

网易考拉推荐

世界对低生育水平时代到来的困惑   

2008-07-08 09:02:24|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08/07/08 来自:北青网 - 第一财经日报:顾宝昌

 
  面对低生育水平时代的到来,无论是我们的人口研究还是我们的人口工作,都走到了一个新的历史十字路口 
 
  从如何应对人口的快速增长,到如何认识和应对人口低生育水平的挑战,人类正在从一场“静悄悄的全球革命”转到另一场完全相反的“静悄悄的全球革命”。 
 
  20世纪上半叶人类先后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到上世纪50年代,久违的和平时期终于到来,随着医学卫生的进步和死亡水平的下降,世界人口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快速增长的局面。尽管许多人口学者和有识之士对人口的快速增长表示忧虑并纷纷呼吁,但由于种种原因,这种呼吁难以得到当时人们的认同和政府的关注,甚至受到批判和指责。 
 
  各国人口学者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数次开会,希望引起对人口快速增长对世界影响的广泛关注,但第一次由联合国召开的世界人口大会迟迟到1974年才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召开。 
 
  这种世界人口的快速增长会继续向什么方向发展?会对世界的未来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是什么因素导致了人口的快速增长?应该如何有效应对并尽快扭转人口过快增长的局面?它对人口研究提出了一系列的课题,对各国政府提出了一系列的挑战。 
 
  由此,20世纪的上半叶迎来了世界人口研究的蓬勃发展,各国政府应对人口挑战的政策方案频频出台。降低生育水平成为扭转世界人口过快增长的关键一着。学者们从社会学、经济学、政治学、人类学、心理学、生物学等不同的角度对人们的生育行为加以研究;各国政府组织实施种种计划生育项目,提供避孕节育服务。随着研究的深入和实践的展开,人们对高生育水平的影响因素和后果以及促使生育水平下降的机制的认识越来越深化、对策越来越完备、效果越来越显著。 
 
  到了20世纪后期,世界人口的生育水平不断下降、世界人口的增长速度不断放缓,人们感谢人口研究的开展促进了对人口变动规律性的认识和把握,欢呼各国政府开展计划生育的伟大胜利。在国际组织、各国政府、人口学家、服务提供者的共同努力下,世界人口的过快增长得到明显遏制,这甚至被誉为“20世纪人类的奇迹”,“一场静悄悄的全球革命”。 
 
  但在人们欢呼生育革命成功的同时,地平线上却出现了另一种人口情景,即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出现了生育水平下降到更替水平以下的情况,并呈不断下降的势头。 
 
  人们原本以为这只是欧洲的独有现象,开始时对低生育水平到来的关注主要是出现在欧洲的人口会议上和欧洲的议会大厅里。但随着事态的发展,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后,这种所谓的“欧洲现象”正在向世界各地蔓延,变成了一种全球性的趋势。以至于一位德国学者不久前在《科学》杂志上惊呼:2004年人类正在跨过一道历史性的但几乎不为人注意的门槛,即人类的大多数已经或即将生活在长期处于低于更替水平的社会中。并且,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将先后步入低于1.5的“极低生育率”的行列。 
 
  我们知道,一个国家人口如要实现世代延续就需要把生育水平保持在一对夫妇生育2.1个孩子的更替水平。简言之,如果一个国家人口的生育水平保持在更替水平以上,那就会出现下一代比上一代人数更多的情况,人口规模就会越来越大,出现人口膨胀;如果一个国家人口的生育水平保持在更替水平以下,那就会出现下一代比上一代人数更少的情况,人口规模就会越来越小。因此,一个国家人口的生育水平是否保持在更替水平以上还是以下,成为考察一个国家人口的生育水平高低及其对人口增长的影响的重要标志。 
 
  人口学家原来认为,当一个国家人口的生育水平降低到更替水平后就会保持在这样一个维持人类世代更替的水平,但这一假设却被各国的事态发展所无情推翻。并且,这种情况不仅出现在欧洲,也出现在了亚洲;不仅出现在发达社会,也出现在发展中国家。比如,亚洲的日本、韩国、新加坡、泰国、伊朗的生育水平纷纷跌入更替水平以下,并还在继续下降,从2.1下降到1.8,又下降到1.5,又下降到1.3,甚至更低。  
 
  什么才是这种下降的终点?这种下降趋势说明了什么?又是为什么会发生的?它对各国和人类的未来又意味着什么?这种下降趋势在发展中国家的出现与在发达社会的情况又有哪些不同? 
 
  面对低生育水平的到来,各国的关注也在不断增强,并积极应对,完全不亚于当年面对高生育水平的劲头。但迄今为止,无论是在欧洲还是在亚洲,无论是在发达社会还是发展中国家,投入虽著,但收效甚微。到目前为止,在那些已经进入低生育水平的国度中,不论政府和社会的努力有多大,除了瑞典和法国,还没有一个人口在生育水平降到如此之低后能再把生育水平提升回到1.5的,更没有任何一个可以把生育水平提升回到2.1的更替水平的。 
 
  当一个国家人口的生育水平降低到更替水平以下后,尽管由于人口惯性的作用,人口在一段时间内还会有所增长,但它最终将必然跌入人口负增长的境地。但这种由低生育水平而来的人口负增长却是人类历史上从未经历过的。它的规律性,它的未来趋势,它对社会经济的发展可能产生的影响,所有这一切,我们对它的认识还非常肤浅,才刚刚开始。 
 
  我们过去的人口研究成果虽然辉煌,但难以解释今天面对的人口态势;我们过去在应对高生育水平方面的经验虽然丰富,但无法应对今天的低生育水平的挑战。显然,面对低生育水平时代的到来,无论是我们的人口研究还是我们的人口工作,都走到了一个新的历史十字路口,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历史使命,回避彷徨、畏难退缩是不可取的,墨守成规、固步自封也不足为道。我们必须像当年面对高生育水平对人类的挑战一样奋起努力,我们一定能不断地加深我们对低生育水平下的人口规律性的认识和把握,我们一定能寻找到应对低生育水平挑战的有效途径,为人类和后代争取一个美好的未来,为世界的可持续发展开创一个良好的人口环境。 
 
  但作为所有这一切的第一步,我们必须正视世界已经进入了低生育水平时代这一基本点,再不能溺于高生育水平的思想定势之中,必须要换个眼光看人口问题。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中国人口学会常务理事) 

  评论这张
 
阅读(493)|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