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亚福网易博客

人口与生育

 
 
 

日志

 
 
关于我

独立人口学者

何亚福,男,汉族,1967年出生于越南,1968年随父母回中国定居。独立人口学者,自主生育倡导者,禅修者。写过大量有关人口问题的文章,其中有一些文章发表在《东方早报》、《第一财经日报》、《南方都市报》、《中国青年报》、《新快报》、《信息时报》、《新京报》、《中国科学报》、《财经》、《领导者》、《人力资源》、《人口与社会》、《南风窗》等报刊上。2013年5月出版《人口危局:反思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一书。2013年6月至今任《人口与未来》网站主编。 微信公众号:renkouweiju (人口危局)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二胎方案的是非利弊  

2009-12-20 07:42:28|  分类: 人口政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亚福

 

中国应该改革现行人口政策,这一点已经成为人们的共识。至于如何改革,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点,提出了不同的方案。归纳起来,主要有下列五种方案:“一独生二”方案(夫妻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可生二胎);二胎方案(不附带任何条件的全面放开二胎);停止计划生育方案;鼓励生育方案;家庭计划方案(由每个家庭来决定自己的生育计划)。

在上述五种方案之中,我除了不赞成“一独生二”方案(因为这种方案违反了生育权平等的原则)之外,其余四种方案我都支持,因为这四种方案都能让人们获得比现在更多的生育自主权。

二胎方案的优点是比较现实,并且现在大多数人的生育愿望并不超过二胎;各大门户网站的多次民意调查显示,二胎方案能够获得最大多数人的支持。但另一方面,二胎方案也存在严重的缺点,例如:放开二胎,仍然没有实现生育自由。尽管二胎方案存在缺陷,然而,我认为在现行体制内,不可能实现一步到位停止计划生育。在现行体制内,人口政策改革必然是先放开二胎,然后再停止计划生育。要想一步到位停止计划生育,必须进行政改。这是因为,自从计划生育被立为“基本国策”这一天起,计划生育就不是单纯的人口问题,同时也是政治问题。虽然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但“一胎化”并不是“基本国策”。因此,要结束“一胎化”,相对容易得多。

有人说:“停止计划生育的时机早已烂熟了。”我同意这句话,同时我还想补充一句:“进行政改的时机早已烂熟了。”然而很遗憾,现在不但没有停止计划生育,也还没有进行政改。即使如此,如果现在有人提出分两步进行政改的方案,我也会支持,因为我认为,如果在体制内进行政改,是不可能一步到位实现的。

需要说明的一点是:并不是我自己希望分两步进行人口政策改革,而是中国的现实如此。打个比方,一位学生参加考试,我预测这位学生这次的考试分数将是50分。其实我是希望这位学生考100分的,但鉴于这位学生一贯学习成绩很差,所以我只能预测这位学生这次只得50分。同样道理,我希望一步到位停止计划生育,但鉴于中国的现实如此,我只能预测中国人口政策改革必然是分两步进行。有人认为能够实现一步到位停止计生。OK,我前面已说过,我也支持一步到位停止计生的方案。那么,就让将来的事实来证明人口政策改革到底是一步走还是两步走。

虽然我支持二胎方案,但我一直是把放开二胎作为停止计划生育的一个跳板,而不是最终目标。因此,我不赞成有些人在提出二胎方案的同时提出限制多胎。例如,2009年3月,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在提出“放开二胎刻不容缓”的同时,提出了“杜绝生三个”的主张,我写了一篇文章《“杜绝三胎”是画蛇添足》批评了这种观点。

同样,有些人在提出“允许生三胎”的时候,提出了“反对超生四五个以上”这种观点,我也不赞成。下面三段摘自我与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妇产科的易富贤先生在2004年的通信:

2004年10月27日,易富贤发邮件给我说:“现在是关键时刻,计生委好像最多只想放开两胎,并且还不知道是什么时间,只放开两胎生育率最多能达到1.5就不错了,问题仍然严重。因为中国目前无力给多生育的孩子提供社会福利,因此必须生育均允化,既要反对超生四五个以上,更要反对丁克文化和独生子女文化,这样可以以最大的民间资源为将来培养劳动力。”

我在2004年10月29日回复说:“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彻底取消计划生育,而不是允许多少胎这个问题,因为生育权本来就属于基本人权,不属国家强制限制的范围。”

2004年11月17日,易富贤发邮件给我说:“目前好象连二胎都有困难,我本来还想跟计生委妥协,争取生三胎,幸亏您上次提醒,我的结论中明确提出要停止计划生育而不是生三胎。不管采纳不采纳,把话说到前头好一些。采纳更好,不采纳下次还有话要说。”

2006年12月,《领导者》杂志发表了我的一篇文章《中国面临严重的人口危机》,其中有一段话是:“笔者认为,取消计划生育已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如果担心立即取消计划生育会造成政策的不衔接,那么可以采取一个过渡的方案:在2007年全面放开二胎,在放开二胎一年后或两年后再取消计划生育。”正是基于这种观点,2007年1月6日,我与几位学者共同发起了《放开二胎倡议书》。2007年3月,叶廷芳等29名政协委员联名提交提案,要求我国尽快停止独生子女条例的执行,恢复原先的“一个不少(但必须是自愿),两个正好”的方针,实质上就是放开二胎。

有人说:“人口政策之所以一直纹丝不动,就是因为从1980年代以来学者都只敢提二胎,要价太低,一事无成。”我不同意这种观点。我认为,人口政策之所以一直纹丝不动,既有决策者的责任,也有学者的责任。1980年以来,支持“一胎化”的观点在官方媒体上占主流,支持二胎的观点很难在官方媒体上发表。在这种情况下,你不把人口政策纹丝不动的原因归咎于“一胎派”,反而归咎于“二胎派”,岂非逻辑颠倒?

有人说:“学者的职责是告知真相。”我同意这句话,正如我前面已说过的那样,我也支持停止计生方案、鼓励生育方案和家庭计划方案,也写了许多文章力图揭示人口真相。我只是不赞成把提出二胎方案的人称为“罪人”罢了。栏杆拍遍网友说得好:在现阶段,凡属支持尽快终止一胎政策的都是进步力量,只要一胎政策被废除,离自由生育也就一步之遥。

我赞成这句话:“目前要是有几个支持马上放开二胎的人站出来,我们应该鼓励他们更进一步,而不是攻击和强烈指责。”这是因为,现在有一些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愿意在两会上提交放开二胎的提案议案,但还没有代表、委员愿意提交停止计生的提案议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肯定这些代表、委员提交二胎提案议案的进步意义,而不应打击他们。当然,在放开二胎之后,我们就应鼓励他们更进一步提交取消生育限制和鼓励生育的提案议案。

常有网友问我:“什么时候会放开二胎?”我的回答是:中国从1980年9月开始全面推行“一胎化”,当时是预定这项政策要实行30年,那么,如果遵守当初的诺言,就应在2010年9月放开二胎。在2010年9月之前,二胎方案仍有其进步意义。但到2010年9月以后,分两种情况来看:第一种情况,如果在2010年9月前放开二胎,那么应进一步提出取消生育限制的方案;第二种情况,如果到2010年9月仍未放开二胎,那么不应再妥协下去。因此,到2010年9月,不论那时的人口政策如何,二胎方案都是过时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67)|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