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亚福网易博客

人口与生育

 
 
 

日志

 
 
关于我

独立人口学者

何亚福,男,汉族,1967年出生于越南,1968年随父母回中国定居。独立人口学者,自主生育倡导者,禅修者。写过大量有关人口问题的文章,其中有一些文章发表在《东方早报》、《第一财经日报》、《南方都市报》、《中国青年报》、《新快报》、《信息时报》、《新京报》、《中国科学报》、《财经》、《领导者》、《人力资源》、《人口与社会》、《南风窗》等报刊上。2013年5月出版《人口危局:反思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一书。2013年6月至今任《人口与未来》网站主编。 微信公众号:renkouweiju (人口危局)

网易考拉推荐

骑墙的蝙蝠与社会抚养费  

2009-04-19 11:01:04|  分类: 社会抚养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亚福

 

小时候,我听过这样一个故事:很久很久以前,当兽类和鸟类开战的时候,有一只蝙蝠躲在一旁观战,当它看到鸟类占了上风,便扑着翅膀飞向鸟类,说自己有翅膀,属于鸟类,于是雄赳赳地加入鸟类的阵营中。过了一会儿,蝙蝠看到兽类占了上风,于是它赶紧收起翅膀,改用脚行走了,说自己属于兽类,于是便又气昂昂地转投到兽类的阵营中。

这只蝙蝠没有什么原则,怎样对自己有利就宣称自己属于哪一类。计生部门在对待“社会抚养费”这个问题上,也很像这只蝙蝠,一会儿把社会抚养费当作行政罚款,一会儿又把社会抚养费当作行政收费。

那么,计生部门在什么情况下把社会抚养费当作行政收费呢?举一个例子:2009年3月5日《福建之窗》刊登了一篇题为《超生罚款通知26年后发出遭质疑》的报道:老家在集美区灌口镇的小贾(化名)这两天遇上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3月1日,她接到灌口镇计生办的一纸通知,上面说她是超生儿,得罚款。这让小贾有些哭笑不得,因为今年她已经26岁了。她说:“即使是诉讼,恐怕也没有20多年的追溯期吧?计生办26年后再来罚款,这有没有法律依据呢?”

《行政处罚法》第29条规定:“违法行为在二年内未被发现的,不再给予行政处罚。”也就是说,行政处罚案件的追究时效是两年。但在上面这个例子中,计生部门认为征收“社会抚养费”不是行政处罚,而是一种行政收费,那么就不受《行政处罚法》规定的两年时效的限制了。

根据国家计生委的文件《为什么要征收社会抚养费?》,我国的超生罚款有这样一个变化过程----在开展计划生育工作之初,它是叫“超生罚款”;1994年以后,一些地方认识到计划生育是倡导性义务,对超生者不宜进行行政处罚,因此“超生罚款”改成了收费;1996年《行政处罚法》出台后,对超生不得罚款,“超生收费”明确为“计划外生育费”;2000年,财政部、国家计生委根据中央8号文件精神联合下发文件,要求各地将“计划外生育费”改为“社会抚养费”。

从法律上来看,“社会抚养费”与“超生罚款”的区别在于:“社会抚养费”属于行政收费的范畴,而“超生罚款”则属于行政处罚的范畴。但对于超生夫妇来说,“社会抚养费”与“超生罚款”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既然征收社会抚养费是一种行政收费,那么超生就不是一种违法行为。然而,2009年3月24日,北京市计生委主任邓行舟在做客北京城市服务管理广播市民对话一把手栏目时表示:“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已经很多年了,大家都知道。2001年我们国家出了人口计划生育法,现在超生叫违法超生。”在这里,邓行舟又说超生是一种违法行为。

由此可见,当计生部门在说“超生是违法行为”时,是把社会抚养费作为一种行政罚款;但当计生部门在说“征收社会抚养费不受两年时效的限制”时,又把社会抚养费作为一种行政收费。就像那只蝙蝠一会儿说自己属于兽类,一会儿说自己属于鸟类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2234)|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