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亚福网易博客

人口与生育

 
 
 

日志

 
 
关于我

独立人口学者

何亚福,男,汉族,1967年出生于越南,1968年随父母回中国定居。独立人口学者,自主生育倡导者,禅修者。写过大量有关人口问题的文章,其中有一些文章发表在《东方早报》、《第一财经日报》、《南方都市报》、《中国青年报》、《新快报》、《信息时报》、《新京报》、《中国科学报》、《财经》、《领导者》、《人力资源》、《人口与社会》、《南风窗》等报刊上。2013年5月出版《人口危局:反思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一书。2013年6月至今任《人口与未来》网站主编。 微信公众号:renkouweiju (人口危局)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第二个孩子曾经是黑户  

2010-07-29 01:08:51|  分类: 关于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亚福

 

2009年和2010年的全国“两会”召开前,我都在人民网上提交了关于“无条件为所有黑户上户口”的E提案,于是有些网友问我:“你连续两年都提交关于解决黑户问题的E提案,是不是因为你家有黑户,所以你想让你家的黑户漂白?”我可以告诉这些网友:我提交关于黑户上户口的E提案,并不是为了我家着想,因为在2009年和2010年,我家没有黑户。

 

不过,我家在前几年确实有一个黑户,他就是我的第二个孩子。他出生于2001年,直到读小学一年级之前,他都是黑户。我并不是不想为他上户口,而是因为,计生政策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或潜规则):“超生”的孩子,只有在缴纳社会抚养费之后才能上户口。而我认为,社会抚养费本身就是不合理的(我在2010年2月提交的E提案《停止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建议》,从十个方面分析了社会抚养费的荒谬性),因此,我拖了很久都没有缴纳社会抚养费。

 

2007年9月18日,《中国青年报》发表我的一篇文章《黑户孩子是不是中国公民》提到:“超生”的是父母,请问孩子何罪?居然连做正常公民的资格也被剥夺了?这岂不是把上一代人的行为株连到下一代人?

 

在读小学之前,没有户口对小孩影响不大,因为我们这里打预防针不需要户口,上私立幼儿园也不需要户口。但是读小学就必须有户口,因此,在我的第二个孩子将要读小学一年级时,我不得不花一笔钱为他办理了上户口的手续。

 

如果我没有第二个孩子,我不知道我是否会坚持这么多年,因为研究人口问题和写这么多批判计划生育的文章,占用了我大量时间;而对于我来说,时间就是金钱。我平时工作很忙,翻译业务很多,有时忙不过来时,还推掉了一些业务。因此,我有时也曾考虑是不是要停止人口研究,专心去赚钱,以便成为富人。不过,每当看到我的第二个孩子,我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在《我的生育意愿是两个孩子》一文中说过:不论生育政策如何,也不论我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要实现自己的生育意愿。也就是说:第一,即使生育政策规定我只能有一个孩子,我也要两个孩子;第二,即使取消计划生育,我也不打算要三个孩子。因此,既然我已实现了生育意愿,那么将来生育政策是否改变,与我没有多大关系。

 

有一些网友曾发邮件给我,诉说他们的苦恼:他们很想生二胎,但又担心被开除公职以及被征收巨额的社会抚养费,他们征询我的看法,问我是否应该生二胎。老实说,当初我打算要第二个孩子时,并没有这么多顾虑。因为,我愿意为我的孩子付出生命的代价,那么,还有什么代价我不能承受呢?

 

  评论这张
 
阅读(7563)| 评论(2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