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亚福网易博客

人口与生育

 
 
 

日志

 
 
关于我

独立人口学者

何亚福,男,汉族,1967年出生于越南,1968年随父母回中国定居。独立人口学者,自主生育倡导者,禅修者。写过大量有关人口问题的文章,其中有一些文章发表在《东方早报》、《第一财经日报》、《南方都市报》、《中国青年报》、《新快报》、《信息时报》、《新京报》、《中国科学报》、《财经》、《领导者》、《人力资源》、《人口与社会》、《南风窗》等报刊上。2013年5月出版《人口危局:反思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一书。2013年6月至今任《人口与未来》网站主编。 微信公众号:renkouweiju (人口危局)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税负痛苦或居世界第一  

2011-11-16 14:14: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亚福


      11月15日《新京报》刊登了一篇题为《财政部驳我国税负痛苦世界第二:水平并不高》的报道说:今年以来,我国财政收入增长较快,与之相关的话题受到关注。14日,财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从国际比较来看,我国目前的宏观税负水平并不高,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口径计算,2010年,我国宏观税负为26.4%,2009年为25.3%。

我认为,财政部相关负责人忽视了“隐性税负”这个因素。如果加上隐性税负,中国的宏观税负水平将远远超过上述数据。事实上,中国各级政府和部门巧立名目征收的各种“费”有时候比国家法律规定名正言顺的“税”还要多。根据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给出的数据:2009年我国预算内的财政收入只有68476.9亿元,其中税收为59514.7亿元,其他收费等项目为8962.2亿元。实际上在此之外,还有预算外表内收费和表外收费12999.8亿元,社会保险金16116亿元,土地出让金收入15910.2亿元,探矿权和采矿权出让收入57.35亿元,发行彩票收入1324.79亿元。以上这几项共计114885.04亿元,占当年GDP 337313.4亿元的34.06%。 

其实周天勇教授还没有提到一种重要的“费”,这就是对计划外生育的夫妇征收的“社会抚养费”,按照计生部门的说法,社会抚养费属于一种“行政收费”。有人主张把“社会抚养费”改称为“生育税”。取消农业税后,社会抚养费成为乡镇基层政府的重要财政来源。社会抚养费的征收金额,一般为几万至几十万元。下面摘录近期有关社会抚养费的几篇报道:

其一,10月26日《楚天都市报》报道:今年初,黄石市有人举报西塞山区一家酒店老板赵某违法生育二胎,计生部门查实后依法向其征收社会抚养费93.5万元。

其二,11月9日《上饶晚报》报道:上饶市强势推进党员干部、名人富人违法生育查处工作,今年以来,全市共查处党员干部318人,名人富人140人,309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开除公职21人,征收社会抚养费2882万。

其三,11月9日中新网报道:温州永嘉一乡镇办事处副主任金某,在2年时间内为7人在社会抚养费征收等办理中,收受10张香烟券,总价值达7.3万元。其中,2009年,村民林某妻子计划外即将生育第二胎,林某本人在义乌生意做得颇具规模,被列为社会抚养费高额征收对象,决定对他征收100万元社会抚养费。林某得知需缴高额抚养费后,决定带妻子引产,但其妻子怀孕已8个月,无法引产。林某只好托人说情,找到金某后,希望他可以开开“后门”,降低些数额并向金某承诺,若其在征收社会抚养费数额上给予一定关照之后,另当表示一番。金某接下了这桩“差事”,并接受了林某的宴请和娱乐活动。经过金某的“努力”,需缴社会抚养费从一开始的100万降低到50万,又从50万降低到30万、20万,最后竟只收取18万元。(笔者评语:这篇报道竟然用“最后竟只收取18万元”这种词语,难道说18万元的“社会抚养费”还少吗?)

人口学家进行过计算,如果从1980年起,全国所有夫妇都按政策生育,那么到2000年我国总人口为11亿左右。然而,按照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公报我国人口达到了12.6亿,也就是说,有1.6亿是“超生”人口。再加上2000年以后的“超生”人口,那么三十年来中国的“超生”人口总数约有2亿人。2亿“超生”人口,所缴纳的“超生罚款”(或“社会抚养费”)总额,绝对是天文数字。缴纳“社会抚养费”,对于这些家庭来说,无疑是沉重的经济负担,有些家庭倾家荡产也交不起。

将来,当中国人口急剧下降时,政府不得不鼓励生育,但这种“鼓励生育”,很可能是征收高额的“不生税”和“少生税”,这样政府部门又可以借机敛财了。

中国老百姓感到税负痛苦指数高,还有一个原因是,税收用于民生的比例过低,一部分税收没有真正做到“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从而导致“高税负、低福利”的结果。老百姓纳了税,但涉及教育、医疗等民生领域的很多费用还得自己掏钱,而相当一部分税收用于公款吃喝、公车消费、公费旅游。今年6月14日《南方都市报》报道:“香港的GDP比广州、深圳高了不少,但港府征收的税比广州、深圳少了50%以上。而在教育、卫生的开支上,港府的预算又远远超过广深。”如果综合考虑以上各种因素,中国人的实际税负痛苦指数可能居世界第一。

  评论这张
 
阅读(27952)| 评论(7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