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亚福网易博客

人口与生育

 
 
 

日志

 
 
关于我

独立人口学者

何亚福,男,汉族,1967年出生于越南,1968年随父母回中国定居。独立人口学者,自主生育倡导者,禅修者。写过大量有关人口问题的文章,其中有一些文章发表在《东方早报》、《第一财经日报》、《南方都市报》、《中国青年报》、《新快报》、《信息时报》、《新京报》、《中国科学报》、《财经》、《领导者》、《人力资源》、《人口与社会》、《南风窗》等报刊上。2013年5月出版《人口危局:反思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一书。2013年6月至今任《人口与未来》网站主编。 微信公众号:renkouweiju (人口危局)

网易考拉推荐

二胎倡议的来龙去脉  

2011-08-24 12:03: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亚福

2011年第32期《南都周刊》刊登了一篇题为《超生教授的抗争》的报道,其中有这样一句话:“2008年,他(杨支柱)曾与何亚福、梁中堂、滕彪、吴祚来、叶廷芳、易富贤等众学者一起,共同签署了《放开二胎倡议书》”。我认为,这句话并不完全符合事实。因此,本文打算详细说明《放开二胎倡议书》的来龙去脉,并力求做到完全符合事实。

2006年12月,《领导者》杂志发表了我的一篇文章《中国面临严重的人口危机》,其中有一段话是:“笔者认为,取消计划生育已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如果担心立即取消计划生育会造成政策的不衔接,那么可以采取一个过渡的方案:在2007年全面放开二胎,在放开二胎一年后或两年后再取消计划生育。”正是基于这种观点,我于2006年底开始起草《放开二胎倡议书》,并于2007年1月6日正式推出。当时我考虑到这份倡议书是要提交给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而代表、委员们不可能接受激进的方案,因此这份倡议书只是提出放开二胎,而没有提出取消计划生育。但这份倡议书被网友们转贴到各大论坛之后,绝大部分被删,只有极少数论坛没有删。尽管如此,我仍然陆续收到几百位网友发来的邮件表示支持这份倡议书。2007年两会召开前,我把这份倡议书发到了一些代表、委员的邮箱。

我于2006年底至2007年初邀请了几位学者作为《放开二胎倡议书》的共同发起人,其中,滕彪、杨子实(网名阿蚌)、黄华斌(网名防风)当时都明确表示支持《放开二胎倡议书》。但梁中堂、易富贤和杨支柱三位学者则对《放开二胎倡议书》持有异议。下面详细说明他们对二胎倡议的态度:

其一,梁中堂教授的态度。2007年1月4日,梁中堂教授回复说:“邮件早已收到,因手头有几件事情处理,迟复为歉。那天读邮件时点击了您的博客,文章一篇都没有来得及读,但从两年来大量文章的目录看,我十分欣赏和赞同您的理念,这是基础和出发点。对于您的激情和精神也十分钦佩。不过对于签名我不认为是个好的举措。我不了解您的具体经历,我是说您不太了解我国的国情和体制,我是说这种做法不会收到应有的效果……在说了以上的话之后,您可能已经了解了我对签名的态度,这就是并不赞同。但是,即使如此,如果您坚持去做,我愿意签名。但这仅仅是出于对您执着精神的一种支持和欣赏,而不表明我会认为这种做法有什么实际意义,也不表明我同意您起草的‘倡议书’的观点。相反,我只所以持这样态度,一是因为我没有把我的名字看得有那么重要,二是也没有认为这事情有多大的实际意义,而我们实际上常常在做没有意义的事情,再做一件也不为过。”(梁教授曾在他的博客上公开了这份邮件)

其二,易富贤先生的态度。实事求是地说,易富贤先生一直不赞成二胎方案,他在2004年曾提出过“允许生三胎”的方案。例如,他在2004年9月17日在人民网深水区以“水寒”的网名提交了一个贴子,题目是《允许生三胎不会造成人口膨胀》。下面三段摘自我与易富贤先生在2004年的通信:

2004年10月27日,易富贤发邮件给我说:“现在是关键时刻,计生委好像最多只想放开两胎,并且还不知道是什么时间,只放开两胎生育率最多能达到1.5就不错了,问题仍然严重。因为中国目前无力给多生育的孩子提供社会福利,因此必须生育均允化,既要反对超生四五个以上,更要反对丁克文化和独生子女文化,这样可以以最大的民间资源为将来培养劳动力。”

我在2004年10月29日回复说:“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彻底取消计划生育,而不是允许多少胎这个问题,因为生育权本来就属于基本人权,不属国家强制限制的范围。”

2004年11月17日,易富贤发邮件给我说:“目前好象连二胎都有困难,我本来还想跟计生委妥协,争取生三胎,幸亏您上次提醒,我的结论中明确提出要停止计划生育而不是生三胎。不管采纳不采纳,把话说到前头好一些。采纳更好,不采纳下次还有话要说。”

我于2006年12月31日发邮件给易富贤,邀请他作为《放开二胎倡议书》的发起人之一。易富贤于2007年1月1日回复说:“将二胎尽快实现,可以解燃眉之急,走一步算一步。您可以将我作为发起人之一。但注明二胎方案只是政策调整过程中的过渡方案。”

其三,杨支柱先生的态度。2007年1月1日,杨支柱先生回复说:“我认为你们在做一件好事,很乐意添列为发起人。但是有两条意见供你参考……彻底放开是不是过急了?我当然反对强制堕胎、强制避孕和社会抚养费,但是是否可建议规定‘国家提倡一对夫妻生两个孩子,公务人员应当做出表率,公务人员超生视为提出辞职申请。’?”(杨支柱当时在他的博客上公开了这份邮件)

当时我想,杨支柱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就写过文章质疑计划生育,但连他也认为“彻底放开是不是过急了?”,可见如果提一步到位立即取消计划生育,估计暂时得不到大多数人的支持。当然,我也没有在《放开二胎倡议书》上加上“公务人员超生视为提出辞职申请”这一句。

2007年底至2008年初,我对原倡议书略加修改(但主要内容没有改变),推出《放开二胎倡议书2008》。这个2008版与2007版一样,仍然在各大论坛中屡遭删贴,因此没有起到多大影响。2008年两会召开前,我把《放开二胎倡议书2008》发到了一些代表、委员的邮箱。

由于《放开二胎倡议书》的2008版与2007版内容完全一致,因此,我当时在新浪博客上说过,凡是在2007版上签名的网友,如果没有声明要删去自己的名字,我仍将在2008版上保留他们的名字。但后来的事实证明这种做法是不妥当的。梁中堂教授和易富贤先生后来都表示不同意把他们的名字列入《放开二胎倡议书2008》,因此,我后来在《放开二胎倡议书2008》上删去了他们两人的名字。另外,杨支柱后来也认为我们不应再提放开二胎,而应该提一步到位停止计划生育。

此外,我在2007年12月底还邀请了另外三位学者作为《放开二胎倡议书2008》的共同发起人:

一是叶廷芳教授。我在2007年12月28日发邮件邀请叶廷芳教授作为《放开二胎倡议书2008》的发起人之一,叶教授在12月29日回复邮件说:“倡议书写得很好。我当然愿意加入发起人的行列!”

二是许志永先生。我在2007年12月30日发邮件邀请许志永先生作为《放开二胎倡议书2008》的发起人之一,他在当天回复邮件说:“同意作为发起人。谢谢你的努力。新年快乐!”

三是吴祚来先生。我在2007年12月31日发邮件邀请吴祚来先生作为《放开二胎倡议书2008》的发起人之一,他在当天回复邮件,只有简短的五个字:“同意,吴祚来”。

2009年初,鉴于前两次的二胎倡议没有取得预期效果,况且民间人口学界对于人口政策改革方案存在意见分歧,因此,我不打算再推出二胎倡议了。2009年2月上旬,阿蚌发邮件问我是否打算在2009年两会召开前推出《放开二胎倡议书2009》,我回复说今年不打算再推出二胎倡议了,但我会继续与代表、委员们联系,请他们在两会上提交人口政策改革的提案议案。阿蚌回复说:“阿蚌不才,愿发倡议书的2009版。”我回复说:“谢谢阿蚌的努力!虽然这次我不牵头,但我会尽力支持您的努力!”

2009年2月下旬,人民网开辟E两会专栏,阿蚌提交了第287号提案《关于放开二胎的建议》(主要内容与《放开二胎倡议书》相同),我签名支持。不知什么原因,“水寒”也在这个E提案上签名了,见如下链接:

http://elianghui.people.com.cn/alliedSignList.do?boardId=1&id=1569

现在回顾二胎倡议,可以看出,当时我认为放开二胎可以作为取消计划生育的一个跳板,而不是最终目标。也就是说,二胎倡议只是一种权宜之计,随着时间的推移,二胎倡议逐渐过时了。因此,虽然在2009年,我仍在放开二胎的E提案上签名,但我本人并没有提交放开二胎的E提案,我提交的E提案是《“计划生育”应转变为“家庭计划”》。2010年和2011年,我在E两会上提交的都是自主生育的E提案。但严峻的事实是,无论人们提什么建议,迄今为止,人口政策纹丝不动。 

  评论这张
 
阅读(15505)| 评论(1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