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亚福网易博客

人口与生育

 
 
 

日志

 
 
关于我

独立人口学者

何亚福,男,汉族,1967年出生于越南,1968年随父母回中国定居。独立人口学者,自主生育倡导者,禅修者。写过大量有关人口问题的文章,其中有一些文章发表在《东方早报》、《第一财经日报》、《南方都市报》、《中国青年报》、《新快报》、《信息时报》、《新京报》、《中国科学报》、《财经》、《领导者》、《人力资源》、《人口与社会》、《南风窗》等报刊上。2013年5月出版《人口危局:反思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一书。2013年6月至今任《人口与未来》网站主编。 微信公众号:renkouweiju (人口危局)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与易富贤先生的一些通信  

2011-08-28 21:31: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亚福

8月27日,易富贤先生在他的博客上贴出了一篇文章《我关于人口问题的研究历程》,其中公开了我与他之间的一些通信邮件。我认为,易富贤公开的这些邮件绝大部分是真实的,但也有一些细节与事实有出入。例如,他在文章中说:

 

“2004年10月28日我给何亚福回信:

我也不赞成设立上限,但目前计生委似乎只愿意放开二胎。即使不设上限,也还是应该通过税收、医疗保险等手段惩罚丁克家庭和单身家庭,给多子女家庭免税,否则人口无法上去,多子女家庭也无法养育子女。

10月29日何亚福回信:

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彻底取消计划生育,而不是允许多少胎这个问题,因为生育权本来就属于基本人权,不属国家强制限制的范围.”

 

其实,易富贤上面引用的两份邮件在时间顺序上搞颠倒了。我的邮箱至今仍保留着2004年我与易富贤之间的通信。易富贤上面这份邮件,实际发送日期是10月29日,易富贤为什么说是10月28日发送的呢?即使考虑中美两国的时差因素,也不应在时间的先后顺序上搞颠倒。当然,这只是一些细节,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下面是我与他之间几次通信的真实时间顺序(这些通信只涉及我们两人之间的学术观点,不涉及第三人):

2004年10月27日,易富贤发邮件给我说:“现在是关键时刻,计生委好像最多只想放开两胎,并且还不知道是什么时间,只放开两胎生育率最多能达到1.5就不错了,问题仍然严重。因为中国目前无力给多生育的孩子提供社会福利,因此必须生育均允化,既要反对超生四五个以上,更要反对丁克文化和独生子女文化,这样可以以最大的民间资源为将来培养劳动力。”

我在2004年10月29日上午8:17回复说:“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彻底取消计划生育,而不是允许多少胎这个问题,因为生育权本来就属于基本人权,不属国家强制限制的范围。”

易富贤在当天(10月29日)上午10:17回复说:“我也不赞成设立上限,但目前计生委似乎只愿意放开二胎。即使不设上限,也还是应该通过税收、医疗保险等手段惩罚丁克家庭和单身家庭,给多子女家庭免税,否则人口无法上去,多子女家庭也无法养育子女。”

2004年11月17日,易富贤发邮件给我说:“目前好象连二胎都有困难,我本来还想跟计生委妥协,争取生三胎,幸亏您上次提醒,我的结论中明确提出要停止计划生育而不是生三胎。不管采纳不采纳,把话说到前头好一些。采纳更好,不采纳下次还有话要说。”

易富贤在《我关于人口问题的研究历程》一文中说:“何亚福对我的观点有不同看法,完全可以指名道姓地正面批驳。他这种既公开又‘有人认为’的方式给人一种‘在背后下手’的感觉。”

事实上,在2009年12月19日之前,易富贤批评我的观点,一直没有指名道姓。有一句话叫“礼尚往来”。因此,我批评易富贤的观点,也没有指名道姓。如果说我不点名地批评易富贤是“在背后下手”,那么易富贤在2009年12月19日之前不点名地批评我,是不是“在背后下手”呢?

2009年12月19日,易富贤在他的博客上贴出《家庭计划也是错误的---辩证看待罗马尼亚的“月经警察”》,第一次指名道姓地批评我的观点。所以,我在2009年12月写了两篇文章作为回应,也第一次指名道姓地批评易富贤的观点。

有些网友建议我与易富贤先生不要互相攻击。其实,我在2009年12月13日曾发了一个邮件给易富贤先生,建议双方不要互相攻击。下面是邮件的主要内容:

“易富贤先生:你好!几年前,我与你在反计事业上曾进行过密切合作。然而,今年以来,你我之间出现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其中可能有误会),对反计事业也产生了一定的损害。我不打算从反计事业上得到什么个人利益,也不想因为你我之间的关系损害到反计事业。因此,我提出如下建议:你我以前的个人恩怨一笔勾消,双方从此以后不要再互相攻击。以前你攻击二胎方案,我还能理解(因为二胎方案并不彻底),但后来你连家庭计划方案也攻击,这确实出乎我的意料(因为家庭计划方案是彻底的)……我建议你我之间从此以后不要再互相攻击,是考虑到我们应把反计事业置于个人恩怨之上。当然,你是否愿意接受这个建议,这是你的自由。2010年是人口政策调整的关键一年,如果反计阵营不内讧,将加快废除强制计生的步伐。祝好!”

2009年12月14日,易富贤回复了我的邮件。从他的回复可以看出,他没有接受我的上述建议。因此我没有再回复他的邮件。12月19日,他在他的博客上贴出《家庭计划也是错误的---辩证看待罗马尼亚的“月经警察”》一文(当天晚上,有一位网友把他的这篇文章转发到我的邮箱),并于12月21日发在《光明观察》。

我想,既然如此,那么我也不妨澄清我的观点。因此,我在12月21日写了一篇《实行家庭计划是公民的权利》;12月22日,我写了另一篇《岂能用“月经警察”来提高生育率》。这两篇文章内容见:

http://heyafu67.blog.163.com/blog/static/107334342201172874124340/

2009年3月6日,我向E两会提交了第2193号提案《“计划生育”应转变为“家庭计划”》。按照世界卫生组织关于家庭计划的定义是:“个人和夫妇自主地决定生育子女的数量和生育间隔”。有些网友认为,“家庭计划”这个名词容易引起误解。因此,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解,我在2010年和2011年向E两会提交的提案,都是自主生育E提案。

  评论这张
 
阅读(4549)|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