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亚福网易博客

人口与生育

 
 
 

日志

 
 
关于我

独立人口学者

何亚福,男,汉族,1967年出生于越南,1968年随父母回中国定居。独立人口学者,自主生育倡导者,禅修者。写过大量有关人口问题的文章,其中有一些文章发表在《东方早报》、《第一财经日报》、《南方都市报》、《中国青年报》、《新快报》、《信息时报》、《新京报》、《中国科学报》、《财经》、《领导者》、《人力资源》、《人口与社会》、《南风窗》等报刊上。2013年5月出版《人口危局:反思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一书。2013年6月至今任《人口与未来》网站主编。 微信公众号:renkouweiju (人口危局)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早期人口文章  

2011-09-03 06:25: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亚福

很多年以前,我就对人口问题感兴趣。当然,那时我的兴趣很广,人口问题只是我的众多兴趣之一,而不是唯一兴趣。但在2004年之前,我写的有关人口问题的文章并不多。因此,所谓“我的早期人口文章”,是指我在2004年底之前写的有关人口问题的文章。

1996年初,我进了湛江《沿海新闻报》当记者(这家报社的社长由湛江市新闻出版办主任兼任),随后几年,我除了为本地报纸写稿以外,还向一些外地媒体投稿。除了新闻报道和时评文章以外,我当时还写过一些有关人口与计划生育问题的文章。但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质疑计划生育的文章,基本上不允许在国内媒体上发表。因此,那时我也试着给BBC投稿。1996年夏天,BBC播出我的一篇文章《数字与对比》,这篇文章对比了世界上一些国家的人口数量和经济发展,戳穿了“人口多是贫穷的原因”的谎言。

2000年,《杂文选刊》杂志举办“百字杂文”征文活动,我投了几篇稿,其中有一篇题为《7%与70%》的短文发表在2001年第1期《杂文选刊》上,内容如下:“经常看到国内报刊社论说:中国以占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占世界1/5的人口,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伟大成就。然而,社论似乎忘记了,中国的农业人口占全国人口的70%,而美国农业人口仅占全国人口的3%,不但养活了全国人口,还有大量农产品出口,而美国人不但不讲什么‘伟大成就’,反而常谈到美国的‘农业危机’(农产品过剩的危机)。”

2003年11月13日,我在人民网深水区发了一个贴子《中国人口的相对量在减少》谈到,中国人口占世界人口的比重不断下降:十九世纪初,中国人口占世界的三分之一;二十世纪初,中国人口占世界的四分之一;现在中国人口只占世界的五分之一左右。在此之前,这篇文章还发在时代杂文网以及其他一些论坛上。

2004年,我写了几十篇人口文章,其中最重要的是系列文章《关于人口与计划生育的对话》(原题《关于人口与计划生育的辩论》)。可以说,这个系列基本上概括了我的早期人口观点。这些文章最先发在人民网深水区,然后被网友们转贴到许多论坛,引起了许多网民对人口与计划生育问题的激烈争论。此外,我在2004年11月25日发在人民网深水区的文章《“中国人口太多”是一个流传很广的谬论》,也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不过,在2004年底之前,这些文章基本上都是发在网络论坛上,能发表在纸质媒体上的文章寥寥无几。其中有一篇文章《中国的人口学专家正在建一座危险的空中楼阁》发表在2004年12月《检察日报》上,见如下网址:

http://news.163.com/05/0308/15/1EB45CEO00011211.html

另外,2004年12月21日《新快报》刊登了布一先生写的一篇文章《从对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质疑说开》,介绍了我的一些人口观点,见如下网址:

http://news.sina.com.cn/o/2004-12-21/11204588186s.shtml


       附录:

从对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质疑说开

2004-12-21 新快报

布一专栏逢周二刊出

年度交替之际,虽说离春节尚早,却已见有媒体开始作春运报道。作为呈季节性的有关中国人口的问题,便将又一度摆上中国的政治经济桌面。

与往年不同的是,在这个必然表现为量化意义的人的问题再次困扰整个社会之前,我们却已陷于关于这个问题的另一种困惑之中--不知此究竟是否来自中国思想界的一次酝酿已久的反思,还是仅仅来自一个叫何亚福的人的突发其想,总之,当见到网上连篇累牍地出现质疑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文章时,至少作为读者之一的笔者由此感到了一种困惑--中国诸多问题难道不与人口数量过多有关吗?

质疑者认为,现代中国之所以落后,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中华民族骨子里有一种自虐的性格。面对生存压力,世界上大多数民族选择了向外:改造生存环境以适应自己的民族。然而,中国却选择了向内:严格限制本民族人口增长的计划生育,企图改造自身来适应环境,结果只能走上退化的道路:人口性别比例严重失调,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越来越多,但12岁以下的人口却逐年减少,整个人口以倒金字塔结构增长。

为了使质疑更具说服力,质疑者采用了具体的驳论方式来强调其观点,诸如对关于生态环境对人口数量的有限承载这个观点,质疑者先以甲称:即使从环境保护的角度来看,也应该控制中国的人口,人口越多,对环境的破坏就越严重,从而也将推迟中国走向富裕的进程。后再以乙对其予以驳斥:难道人口越少,对环境的破坏就越少?非洲的撒哈拉大沙漠原本是森林,也没有人为破坏,但它就那么一点一点地变成了沙漠。1960年,中国的人口仅相当于现在的一半,为什么那时的中国人不但没有富裕起来?难道人均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就一定会富裕吗?非洲国家的人均自然资源比欧洲国家和日本丰富得多,为什么绝大多数非洲国家都很贫穷?

质疑者说,对于每年春运所反映出的巨大矛盾之事实,为什么人们不从中国铁路和火车太少这个角度去理解问题,却认为是源自中国的人口太多?这种观点是典型的自虐性格和典型的不以人为本。

笔者以为,对于质疑者有关于此的种种言论,不会有太多人愿意去加以反驳。笔者之所以说因此而困惑,与其说是因为其思想内容,倒不如说更是因为其思想方法--为什么在张扬思想解放的历史进程中,中国还会有“不争论”之说?这就是表现在思想方法上的奥秘。与人口有关的问题是环境保护问题,而相比之下,目前后一个问题已显得比前一个问题更为严重。然而在对有关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上述反思出现后,我们已听到这样的说法:警惕有人将中国的环境保护搞成第二个计划生育。笔者以为,令人困惑的问题实际上是在这--思想可以在质疑中解放,也可以在质疑中混乱。

无独有偶。就在中国计划生育政策质疑者以“以人为本”大肆说事之际,我们亦听到思想界有人呼吁要“警惕'以人为本'的负面作用”。此呼吁称,政府采纳学者们的意见,提出了“以人为本”的思想与方针,这无疑是必要的合理的。“但事物都有正负两方面,'以人为本'亦不例外。一旦政府对人民的社会和经济福利原则强调过头,就会抑制社会及个人的创业精神,使每个人都依赖于政府的平均分配,从而造成食之众而产者少的局面出现。因此,对'以人为本'之政策的实施,我们切不可忽视它将带来的负面作用”。

笔者以为,如果对一个提出时间短到甚至其实际还处在概念强调阶段的政策思想原则,有人还迫不及待地认为有必要对其予以“警惕”的话,那么对已实施了30年的中国计划生育政策,如今有人提出要反思并认真发出质疑,此则也许让人见怪不怪了--尽管将这两件事联系起来说,多少可能有点让质疑者和呼吁者觉得不那么合适。

 

  评论这张
 
阅读(3254)|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